前两天出现了一个新闻,钉钉在网课过程中可以偷偷打开学生的摄像头甚至监控学生屏幕。

  虽然,钉钉很快就官方出面进行了辟谣

  但我想说,这个事,可能比所有人,想的都要复杂。

  背锅侠钉钉

  首先,市场上,是真的真的存在这么一款软件的

  其实在一周前,我就发现了这款神奇的软件

  他们能监控学生的屏幕,甚至因为发现学生上课看小黄片还上了热搜

  很多人以为这是钉钉,但实际上不是。

  因为钉钉是这波网课中最热门的平台,之前又闹出了百万小学生一星差评事件,很多人一说网课下意识的就想到钉钉(类似的是我妈把所有听歌软件都叫酷狗)。于是这锅就也由钉钉背了。

  真正能够监控用户信息的软件,叫无限宝

  实际上,他不止能监控学生桌面,还能对桌面信息做整理统计

  甚至还能监控后台应用的使用情况来判断你有没有开小差

  类似的软件其实不止他一个,还有一个课后网也比较有名

  显然,这不是个别软件偷偷进行的权限违规调用,而是一类软件的行为

  你甚至可以发现,他们对于屏幕监控这样的功能,不但不以为耻,还觉得这是亮点功能,要特别给你仔细介绍一下。

  隐私和纪律

  按理说,光天化日这么明目张胆的耍流氓,我应该揭露他们的

  但我并没有

  因为,这两个软件,都是教育平台。

  实际上,监控桌面这样的功能,我并不是第一次看见,早在二十年前,我就见过

  — — 在小学时电脑课课堂上。

  现在的小孩子我不知道还有没有电脑课,但当时我们是有这么一门课的

  当时电脑不多见,我们上课甚至要穿鞋套

  而当时的学生机,就是有桌面监控的。老师在教师机上可以清楚看见所有同学的屏幕。

  甚至不止监控,老师还能远程操作你的电脑。

  要论流氓程度,现在的所有流氓软件加一块也不够当时这个系统看的

  但问题在于,谁也没有觉得不妥

  — — 因为这是一个课堂教育软件

  小孩子喜欢玩电脑的行为是很难制止的,大家都是过来人也明白,当时很多人家里还没电脑,大家也进不了网吧,就盼着电脑课能玩一下。

  老师一个人要管一个课堂也不实际

  于是就诞生了这样一个课堂平台,直接给大家电脑都锁了。

  当年的电脑课流程就是,先锁屏,老师先上20分钟电脑课,然后放开锁屏,大家完成电脑课作业。一般作业是新建一个文件夹,重命名一下,也有的是给文字加个艺术字效果。还有就是给电脑桌面换个壁纸。

  在今天的小孩眼里,这些应该都是基本操作,你甚至无法想象这个还要教。

  但那时大家接触的少,父母也不懂电脑,这些操作全都是要电脑课上教的。

  (实际上认知红利这个东西,你身在其中是无法意识到的,比如现在的人,所有人都理解“新建文件夹”“更换壁纸”的意思。但那个时代,我其实不太理解桌面背景为什么叫“壁纸”,“拷贝”这个词又是什么意思。别说电脑操作,很多词汇都要老师给你解释半天)

  老师检查作业,也是在系统上监控大家的屏幕来查看作业完成情况。

  完成作业后,你就可以自由玩电脑了。

  通常情况下,我们都在局域网打CS。

  嗯,你没看错,当时很多人给电脑换个壁纸都不会,但怎么安装CS倒是熟练的一匹。

  这一点倒是和今天的小孩很快就能摸索出如何玩好王者荣耀一样

  学啥啥不会,游戏第一会

  所以,今天你要单问我,监控屏幕有没有问题,答案肯定是有问题

  但如果加上一个前置,作为一个课堂教学软件,监控屏幕有没有问题

  说实话,我还真不好说。

  这个监控侵犯了隐私,但没有这个系统,我说不定还不会Word艺术字。

  所以,这个问题的答案,其实挺模糊的

  最典型的比如,翻开他们的应用说明,很多人可能一下就看到了下面的“强制打开摄像头”这个槽点。

  但如果上面还写了一句“课堂纪律”呢?如果课堂纪律要你打开摄像头呢?

  这,可能就是无限宝和课后网,能把屏幕监控功能作为卖点的原因之一。

  课堂教学,课堂纪律,本身就是要兼顾管理性的,或者说,这个系统,就是为了管理存在的,必然会带有一些强制性功能。

  你把这个强制性去了,让大家全靠自觉,一是为难老师,也是对学生的不负责。

  这一点和隐私权天生是有冲突的。

  这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场景,很多常见的理论和口号,在这里并不能简单的套用。

  而且,之前这个问题只发生在学校这个特殊环境里。

  进了学校就得听老师的,这个常识是国人公认的,电脑课的电脑也是学校的,指挥权和归属权都很明确。

  但当互联网时代来临,以往的线下课堂变成线上课堂,甚至大家都不去学校,在家上课时,家和学校的界限,学习和生活的界限,已经非常模糊。

  连老师有没有权利没收学生手机这个事大家都还没讨论清楚。

  教学软件能不能监控屏幕这个原本就比较模糊的问题,此时就更是一笔糊涂账了。

  所以至今,我都不太能理直气壮的去喷无限宝他们侵犯隐私权。

  教育软件,应该说,本身是有一定特殊性的。

  另外,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发展,逐渐蔓延进教育,医疗这些传统行业里的重镇,很多特殊场景下的问题都会面对类似的困境。

  滥用

  但是,我认为今天我们讨论的重点,也不应该放在教育软件是否该拥有特殊权限上,因为这涉及到教育领域的许多根源问题,真要讨论牵涉太多。

  我们作为互联网从业者,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是,这类平台靠着教学平台的理由获取到超高的权限后,是否用于不好的地方,之后又如何保护这些信息。

  比如说,在课堂时间,这个权限调用是有课堂纪律这个理由的,但课堂时间结束后,软件是否能自我规范呢?

  或者,软件在调用权限获取了大量信息后,是否能保证只用于教学环节,不做其他盈利呢?

  简单来说,公司能否保证这类信息不泄露不被滥用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看,这个问题不太乐观

  无限宝的隐私协议,并没有提供很好的用户信息保护承诺。

  其实可以理解,因为这并非一家大公司,这也是目前在线教学行业的通病。

  在过去五年的时间里,在线教育行业有至少一千起融资案例。

  但问题在于,并没有哪家公司获得了优势地位。

  《2018年在线教育趋势报告》指出,2015-2018年多数在线教育企业在亏损,仅有3%的企业盈利。

  作业盒子大裁员时也有人透露,2019年以来,包括沪江网校、字节跳动旗下教育类产品gogokid、炙手可热的VIPKID都在大面积裁员。甚至沪江网校、gogokid裁员比例超过50%

  还有报道表示

  这个报道并非空穴来风。

  因为在这次网课大战初始,也就是我前两天的文章中,我曾经仔细分析过各个平台的优劣,当时钉钉的优势并不明显。

  疫情之中,互联网能解决500万考生的上课难题吗?

  但网课大战后钉钉一下占据了优势,我去询问认识的老师们,你们对钉钉哪个功能最喜欢?我当时觉得可能是有哪个新功能左右了战局。

  答案出乎意料,既不是打卡也不是签到,既不是阅后可见也不是什么新奇功能。

  — — 而是不卡,稳定。

  在各路网课平台这两天断线的断线崩溃的崩溃的时候,钉钉是最稳定的。

  就靠这一招,占住了市场。

  这意味大部分网课平台,平时的用户流量可能都不会太高,以致于他们对大用户流量这个问题可能都没有做过考虑。否则不至于在这么明显的趋势下还崩的那么厉害。

  此外还有一个现象就是,很多学校喜欢自己搞一个在线课堂,平时用于自己学校的宣传和在线教学。看起来没什么问题,结果这次也全都崩溃了。

  比如清华的雨课堂,四分钟就崩溃了

  这一系列现象背后其实暴露出了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,教学软件本身盈利能力不佳,过去几年中在线教学领域又出现了多如牛毛的公司和平台(还有很多学校和外包公司合作开发了自己的小平台)。

  他们的盈利能力不强,技术团队也不完善,服务器基本不设防。

  但他们的权限又特别的高,本身就是强制性平台,而且还获取了大量学生信息,都是真实信息。甚至有的平台还要把父母信息也统计进去,在他们倒闭后,这类信息其实很容易就被贩卖。

  这意味着,在未来一段时间,在线教育平台批量倒闭时,这部分隐私信息,可能会引发许多问题。

  这可是块香饽饽,社交平台,游戏平台,应该都对这个名单感兴趣。

  这一块,大平台们稍微有保障一些

  所以,网课软件的权限是否过大,这个事,挺难下结论的。

  但不管他们的权限大不大,有选择的情况下,出于隐私权限保护,我建议不论是学生,还是老师,尽可能的还是考虑大平台会好一点。尤其是学校层级的合作网课,各位老师和校长,也许真的要好好考虑好这个问题。

  毕竟,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